校园与网络霸凌事件已延烧到通讯媒体的使用上。智能手机通讯模式,成为现代人不可或缺的沟通方式,连未成年的孩子们也相当依赖。

分析欺凌自杀的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伊东毅透露,在2006年度至2015年度,处于恶言相对或被排挤阶段的自杀比例为整体的33%。与之前的10年间相比,上升了20个百分点。对此,伊东指出“这是由于受到智能手机全天候的穷追不舍,致使情况在发展至暴力或恐吓前,便出现自杀人数的增加”。

发生在日本遭排挤而自杀的个案,很可能只是整个社会的小缩影而已,从心理层面分析的话,在悲剧发生前,小受害者应该如何走出阴霾? 加害者应该如何处理与灌输正确的相处思维? 父母在孩子们使用社交平台或智能手机之前,要如何为孩子们做足心理建设呢?

受访嘉宾:拉曼大学心理与谘商学系老师 陈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