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energycommerce.house.gov

33岁的Facebook执行长佐克伯(Mark Zuckerberg),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及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无疑是本周科技界的大秀,在两天长达十小时的连番拷问中,佐克伯的神情也从第一天的略显紧张,到第二天显得自信从容。

美国时间11日举行的第二场听证会,参议员的提问比起第一天更加尖锐了些,佐克伯也坦承,自己的个资也被恶意的第三方机构不当使用;这两天平均年龄62岁的参议员提问,也被外界批评不够精准、流于表面,甚至被戏称为「科技文盲」,让佐克伯顺利全身而退。

不反对制订监管规范,也为新创说话

听证会上,有参议员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以及Facebook皆需要适当的立法来实行监管,并建议成立类似「数位消费保护机构」这类的部门。

佐克伯表示,他并不反对监管,且愿意在听证会后与议员进一步的交流,同时也补充:「网路在全球人们的生活中持续蔓延,我认为制订相关规范是无可避免的,但你们必须对制订规范谨慎以对,像我们这样拥有庞大资源的公司要遵守很容易,但对小型新创公司来说可能就会很困难。」

基于安全考量,坦承搜集未注册用户个资

佐克伯在第一场听证会中,不断被问到,Facebook如何搜集网路上用户资料,以及活动纪录,他不断表示Facebook具有一定程度的隐私保护机制,不断重申用户有权掌握自己的个资,也可决定要分享那些内容。

参议员卢詹(Ben Lujan)在听证会中表示,他的照片被人盗用注册假帐号,且还用来勒索其他用户,痛斥Facebook连没有注册该平台服务的人的资料也搜集。佐克伯表示,这么做是基于安全考量,因为有些人虽然没有注册Facebook帐号,但仍经常浏览公开页面,透过搜集这些资料能有效防止网路诈骗事件。

佐克伯表示,透过搜集用户资料能有效防止网路诈骗事件。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打同情牌,佐克伯个资也被盗

这次听证会的目的,主要就是要厘清8700万用户个资,遭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的情况,佐克伯在第二场听证会中也自爆,自己的个资其实也遭滥用。

民主党参议员伊苏(Anna Eshoo)问到:「你的资料是否也包含在出售给恶意第三方的资料中?」佐克伯回应:「是的!」但没有提出更多细节,凸显即便是对于自家平台技术相当熟悉的佐克伯,个资也难逃有心人士滥用。

佐克伯坦言,就连自己的个资也难逃被恶意第三方滥用。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杜绝非法交易,打击线上鸦片类药物贩售

Facebook今年三月宣布在台湾推出拍卖市集(Marketplace)功能,不论是过去的社团或是专门的购物功能,人们早已习惯在Facebook上购买各式各样的东西,这其中就包括了鸦片类药物。

虽然贩售毒品是违反 Facebook使用者规范,但许多人仍试图找到漏洞,参议员就提问:「你的平台被用来规避法律,让人们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购买高度上瘾的药物,恕我直言,Facebook实际上成为这类非法活动的平台,这样做会伤害到民众。」佐克伯回应,他会改善内容审核小组的工作流程,「我想有许多内容领域我们必须做更多改善,并对我们服务进行规范。」

但他也在听证会中坦言,Facebok基本上是靠广告维持营收,并无法100%有效阻止所有非法广告以及活动,「即便投入 2 万人监控,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他强调,只要有用户举报时,Facebook就会下架这些非法内容。

遇上一群「科技文盲」,佐克伯全身而退

佐克伯摆脱第一天略显紧张的神情,11日的听证会上显得更加从容、有自信,面对许多问题都能避重就轻的回应,两天听证会结束后,Facebook 股价都有成长,投资人显然很满意这样的表现,毕竟佐克伯是个聪明人,在场44位参议员,平均年龄62岁,许多人批评这些传统政治人物根本对于Facebook的营运机制搞不清楚,问的问题不够精准、焦点发散。

像是有议员面对佐克伯的道歉就说:「道歉我们看多了,除非有外部单位祭出特定法规,我不确定你是否改变商业模式。」他则避重就轻的回应:「一家在宿舍创立的公司,扩大到这样的规模,不可能不犯错。」;民主党议员吉姆·肯尼(Jim Kenny)更有趣,问到:「你愿意研究如何让用户有更大权利删除个人资料吗?」还要求开放用户将资料转移到其他社群平台,佐克伯告诉他,其实用户一直都有权删除资料,转移资料也是一直就有提供的服务,显示参议员连基本的Facebook功能都搞不清楚。

许多人批评这些平均年龄62岁的传统政治人物,根本对于Facebook的营运机制搞不清楚,问的问题不够精准、焦点发散。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最经典的是84岁的参议员海契(Orrin Grant Hatch),他问到:「如果用户都不需付费,你如何延续商业模式?」佐克伯面对微笑回答:「参议员,我们卖广告。」在行动世代的发展下,广告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模式,如果没有广告,Facebook 如何服务 20 亿的广大用户?许多参议员连对Facebook最基础的商业模式、功能机制都搞不清楚,就被美国媒体戏称根本是「科技文盲」,怪不得即便面对看似炮火猛烈的连番提问,佐克伯依然能全身而退。

未阖上的笔记本,意外成为听证会焦点

先前苹果执行长库克(Tim Cook)也对剑桥分析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隐私是一种人权,苹果(Apple)不会像Facebook一样出售用户数据。苹果主要透过贩卖高品质硬体来获利、提升用户隐私、安全满意度,并不像Google、Facebook必须仰赖搜集大量资讯支撑广告业务。

佐克伯面对这样的批评略表不满的回应:「这种评论是极其肤浅的,也和事实不符,我们要打造一项连结所有人的服务,而很多人承受不起费用,那么采用广告模式是唯一的可行方案。」

从佐克伯带进听证会现场的笔记本,不难观察出事前做足了精心的准备及规划,但这本笔记本在严肃的听证会外也带来了小插曲。在第一天听证会进行两小时后,中间进行了5分钟的休息,佐克伯竟然就将自己的笔记本光明正大甚至没有阖上的就放在桌面上,许多在场的记者都能清楚捕捉到内容,当中就标注建议回答库克的批评,以及公司未来发展的潜在问题,此举也被戏称,佐克伯果然是「拥抱数据透明度」的最佳表率。

本文获得数位时代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