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9543106
  • WhatsApp: 018-2106106

新加坡一直以来是西方人士进入亚洲劳动市场的首选:乾净丶效率丶低税率。目前,国安法和二波疫情双面夹击下,香港动荡不安,新加坡照理来说是资金和人才转移的直接受惠者。然而,《彭博》(Bloomberg)报导,新加坡犹如「大磁铁」一般的国际人才吸引力,却正在消退。失业率创十年来新高,在地声浪反弹,政府推「新加坡优先」。

原因在於,新加坡正面临史上幅度最大的经济衰退,许多公司暂缓招聘;失业氛围笼罩下,本地新加坡人埋怨外国人「抢工作」,政府修改政策丶推动在地聘雇,多重因素交织成为对外籍人士越来越不友善的工作环境。

《CNBC》报导,跟2020年第一季相比,新加坡第二季经济萎缩了42.9%,进入技术性衰退;跟去年同期相比,GDP减少13.2%,两个数字都比原本新加坡政府预测的还差。失业率从3月底的2.4%升高至2.9%,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数字。

对此,新加坡社群媒体上出现反对外籍工作者的声浪,反对党也纷纷把这个议题当成选举主轴,例如这次夺下最多反对党席次的工人党就呼吁,应对外国人工作准证施加更多限制。

新加坡政府也的确祭出各种限制措施。5月时,他们更改外国人工作准证门槛,规定若要申请工作准证,最低月薪调高为3,900新币,并要求雇主应优先聘雇当地人。8月27日,新加坡政府再次把最低月薪门槛调高为4,500新币(约合新台币9万6千元),并且预告12月时金融业最低门槛将升高至5,000新加坡币(约合新台币10万7千元)。除此之外,8月时新加坡政府更把47间公司列入观察名单,包括银行丶基金管理和谘询公司,理由是他们优先考虑聘雇外国人丶没有给予本国人公平的机会。

准证申请被驳回丶外国人租房减少。新加坡的白领外国人正在出走种种政策将对白领外籍工作者影响重大。外国蓝领工作者仅占新加坡整体劳工5%,相对的,新加坡政府指出,在金融业里,资深领导阶层约有57%都是外国人。

提供国际搬运服务的公司Sirva Inc.指出,2020年1月到7月想要搬到新加坡的需求人数比去年同期减少23%。专营外国人房地产业务的Knight Frank副执行行销总监谢尔曼(Ella Sherman)表示,过去这个时候她通常可以签下四个租约案,今年却只签下一个,而且得知许多老顾客决定返回母国。

目前来说,由於处境落差的关系,新加坡仍比香港更有吸引力。猎头公司新加坡仍是有吸引力的目的地,许多企业为了进入大中华市场,原本打算在香港营运,现在都选择落脚新加坡。另外,避险基金公司Citadel日前宣布开设新加坡办公室,美国生医公司碧迪医疗(Becton Dickinson & Co.)也表示要扩张到新加坡。

短期来说,新加坡仍会是较好的选项,但长期来说,新加坡的保护主义是否会赶跑更多国际人才和资金?仍需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