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9543106
  • WhatsApp: 018-2106106

对拜登新政府而言,眼前有更严峻挑战。疫情控制、经济复苏、弭平社会分歧、重建盟邦情谊等,都是拜登政府须全神贯注的首要议题,中国目前不在优先名单上。

此外,部分共和党人及保守派舆论认为,拜登亲中形象的包袱,上任后如果将反中战舰调转,势必引来国会软弱的批评,牴触当选后表明将强硬制衡的立场。换个角度,特朗普的强硬政策相当程度给了拜登政府与北京打交道的筹码。

对拜登政府而言,尽管对中强硬已是方向,但仍期望在全球议题上合作,不愿成为怒目相对的敌人。特朗普留下包括加征关税、投资与进口限制、贸易黑名单等措施,也是拜登政府换取中国合作的利器,迫使中方在部分议题上妥协。

拜登政府未来对中政策第一步,应是重新确认对抗与合作的新平衡点,将过去川普的单边抗中转为与国际盟友合作、联合制衡的多边政策,并重建美国国际领导地位,强化国际秩序与游戏规则。

近期多项数据显示,特朗普基本盘仍雄厚,绝非任何一位共和党人可取代。去年11月虽输掉大选,但仍获超过7400万张普选票,打破过去共和党得票纪录,也是美国史上第2高,仅次于赢得选举的民主党籍拜登。

虽然他黯然下台了,特朗普在内阁的抗中力道丝毫不减。任期最后10天,他还是做了很多事,包括:提早30年解密印太战略蓝图,明确提出要保护包括台湾在内的第一岛链国家,全面禁止来自新疆的棉花与番茄相关制品,扩大制裁中国与香港官员、企业黑名单等,离任前全面扩大对中国的压制。

国务院之前也宣布解除美国行政部门与台湾官员的所有交往限制,给予台湾「自由国家地位」,这个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巩固强硬抗中格局,为拜登的中国政策设下难以突破的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