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9543106
  • WhatsApp: 018-2106106

前联合国赤贫与人权特派员菲利普艾斯顿(Philip Alston)指出,我国政府采用过时的计算法而低估了实际的贫穷情况。若真如此,那大马真是的贫穷率究竟是多少?贫富悬殊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悬而未决。很多年前的2020宏愿,就是要大马成为高收入的先进国。然而,我们与高收入先进国的距离,是不是渐行渐远,遥不可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