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收听 Tune in now!

近一两个月,警队频频发生警员知法犯法的事件,有警员被捕与被控。去年12月18日,高阶警官因涉嫌撞死中学生而被控谋杀。上周,两名警员被控性侵与勒索学院生。

如今,57个公民组织认为,只有加强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IPCC)的问责和透明,才能解决警员暴力问题。

这些公民组织今早召开联合记者会表示,不论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IPCC)的成员,是否有无经验或能力,他们始终有一个“硬伤”,那就是,内部结构的缺陷。

公民组织认为,在投委会的结构问题下,将无法发挥应有的功能。

记者会上,人民之声(SUARAM)协调员 黄彦铬ge4 举例,投委会(IPCC)无权搜查或扣押,也不能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访问警察扣留所。

“甚至无法纪律对付违规者,只能向警队委员会(Police Force Commission)提建议,以待下一步行动。当它向警队委员会提建议时,警察委员会可选择不接受或不执行。”

他说,民众已越来越不信任警察,唯有改进警察投委会,以挽回民众信心。

此外,大马宪政主义及人权中心(MCCHR)人权策略主任费道思表示,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警队标准作业程序,其中包括使用军火、处理示威等作业程序皆列为官方机密。“当我们不知标准作业程序内容时,我们该如何问责?”

独立新闻中心(CIJ)执行总监  瓦莎奈度  则认为,这是法律和警察实践之间存有矛盾。

她说,在抗议活动时,公民组织需按《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规定提前5天通知警方,但警方仍常会传召调查主办方。

EAIC涵盖包括警队的各大执法部门,但,没有充分的调查和起诉权力。而且,EAIC只能提出建议,却不能迫使相关单位,遵从他们所提出的建议。

警方等部门可以在完全忽视该委员会建议的情况下,自行决定是否采取纪律行动。

Ad Container

相关节目 | Explore Related Podca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