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是郑宜农在近30岁之际,以自身经验,陈述新世代爱与自由之可能性为概念的作品,别具意义;而《Salama》则是查劳遇上马达加斯加的世界音乐大师Kilema携手擦出的火花。

当善感细腻遇上温厚豪迈,两位风格迥异的创作歌手坐在一起受访,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画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