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收听 Tune in now!

全球主要国家正公布更为强劲的经济增长表现,但曾被视为与经济增长形影相伴的通胀却未出现,这种情况令人疑惑。

《华尔街日报》在一篇分析文指出,第二季度美国经济折合成年率增长3%,但7月份消费者价格同比仅上升1.7%。

第二季度日本经济折合成年率增长4%,实现自2006年以来最长经济连续增长。然而通胀却徘徊在零附近,和20年来绝大多数时间一样。欧元区经济尽管加速回升,但通胀水平一直维持在1.5%。

根据标准的经济学理论,价格最终由供求状况决定。如果经济增长强劲,人们对产品的需求增长,公司需要提高工资招聘更多员工,于是物价上涨。惟,有迹象显示经济增长与通胀的这种关系脱节了。若果真如此,那么将对经济决策和金融市场造成重大影响。

该报道指出,经济与通胀共同增长的关系是央行行动的支柱。央行设定一个通胀目标(通常约2%),然后在需求停滞不前时降息以推动物价调整。如果存在过度开支推动通胀超过预定目标的风险,央行便加息以为经济增长降温。

这对投资者决定将资金投在何处至关重要:利率下降时债市走势良好,而利率下降历来被认为是对经济增长表示担心的一个信号,因此股市和债市往往互为缓冲。

而在2017年,以及金融危机后的很长时间里,债市和股市的走势相同。今年,标准普尔500指数累计上涨了近10%,而1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累计上涨了6%,将该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拉低了近2%,这种水平的降幅往往更多地与金融困境而非增长率提高相关联。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所长阿当博森(Adam Posen)表示,毫无疑问,这对大家的认识和政策制定都是一个根本性挑战。

报道说,对于经济增长与通胀间这种关系的解体,业界存在各式各样的解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6月提出,统计数据未包括临时就业或劳动大军之外的人口,换言之,经济不一定如统计数字显示的那么强劲。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周二表示,持续的低通胀经历或许是一个简单的解释,通胀过去10年一直较低且经常下滑,因此,家庭和企业已经形成了通胀将持续低迷的预期。

瑞银财富管理(UBS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铎诺万(Paul Donovan)认为,债券市场正在发出错误的通胀信号。他称债券市场已经扭曲,因为人口老龄化、监管措施和央行购债导致市场对安全债券产生了过度需求。

投资者称,经济也有可能在更深层次上发生了转变,推动转变的因素包括全球化进程、工会的衰落,还有为争取市场份额而压价的大型跨国公司的兴起。

债券市场并没有在设想通胀持续低迷。发达国家失业率已普遍跌至2008年以前的水平,理论上讲,公司应该扩大薪资涨幅以吸引工人,并调高产品价格以抵消人力成本,但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

部分原因是工人无法要求加薪。在6月份发布的年度报告中,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发现了薪资和工会实力之间存在正面且重要的联系。40年来,工会组织率已经下降了一半。

如果薪资成本开始变得太高,企业可能将生产外包或者进口,而不是提高价格。中国用价格更低的商品占领了国际市场,最终会推低商品价格。

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在美国,2006-2016年劳动力成本的变化幅度有10%是由海外劳动力价格决定的,1995-2005年这一比例为2%。就全球而言,2006-2016年这一比例为22%,高于1995-2005年的11%。

欧洲第一大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资产管理(Amundi)的宏观经济研究主管Didier Borowski称,通货膨胀已不再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领先指标。他表示,全球范围内竞争的大幅度加剧正导致生产商进行更为激进的定价。

美国过去60年的数据显示,像服饰、科技和汽车等明显存在规模经济的产业,其产品的通胀水平远低于其他产业。自1999年来,这些产业的通胀已转为负值,尽管服务业的价格每年以3%的速度增长。科技产业在2017年初通胀水平将近-7%。

圣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外聘教授威廉布莱尔亚瑟(William Brian Arthur)在提到科技巨头时称,参与市场的人越多,加入这些巨头网络的价值就越大。他认为,现在预测通胀比以往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