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9543106
  • WhatsApp: 018-2106106

缅甸军政府任命的外交部长 温纳貌伦(Wunna Maung Lwin)2月17日在曼谷和印尼外长会晤。这次会晤并没有事先公布,却也正式开启了一项艰巨的东南亚外交任务。和缅甸军政府高级官员的首次正式接触非常微妙,泰国总理巴育 被问到这件事的时候甚至不愿确认此事。事实上,对于每一个关心缅甸局势的国家来说,这场危机都是一个异常棘手的挑战。

世界军事和经济超级大国的反应不可避免引起了最多的关注,这包括美国拜登政府实施的制裁,以及欧盟正凖备实施的制裁。不出所料,中国发表了一份平淡的声明,只是敦促各方和平解决分歧。但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一份语气缓和的声明,声明虽然没有谴责政变,但呼吁释放昂山素季并恢复民主常态,这表明中国对政变感到不快。

在应对缅甸危机方面,美国和中国的选择都很有限。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已大大减弱,远低于上世纪90年代美国实施大范围经济制裁的时候。然而,即使是那些可以损害缅甸经济的制裁,对当时执政军政府的决定也几乎没有影响。目前实施的更有限、更有针对性的制裁,旨在打击那些直接参与政变的人和军方企业,无助于改变军政府的想法。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危机到来得很早,就在他们开始制定亚太地区的新战略时。这种新战略应当强调民主价值观,并且和拥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 (Asean)这样的伙伴合作。但是,就像中国一样,东盟不会同意制裁和谴责军政府的方法。

作为一个愿意与新政权接触、并继续向其提供武器和投资的超级大国,中国看上去像是政变的赢家。然而比起缅甸军政府,中国与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的政府打交道更舒服已经不是秘密。在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执政后,中缅关系已经回暖。而历史上缅甸军政府对其较大邻国的影响力有较深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对于边境上的一些武装叛乱组织。

不过,缅甸人普遍认为中国在支持军政府,这在数百万民众中间滋生了越来越强的反华情绪,以至于中国官员被迫打破惯常的沉默,否认有关中国帮助缅甸军方建立互联网防火墙或派兵镇压抗议的谣言。对政变激烈的反对也引发了对缅甸长期不稳定的担忧,这威胁到中国的重大经济和战略利益。基于所有这些原因,北京将会希望谨慎行事。

这次也看到东盟各国对待缅甸问题的态度并不一致。泰国、越南、柬埔寨,最初甚至有菲律宾,这些曾在人权和民主方面最自由的成员国,都拒绝批评缅甸政变,形容这是内部事务。作为缅甸最大的外国投资者,新加坡则表现得较为强硬,在声明中表示「严重关切」,并形容对抗议者使用致命武力是「不可原谅的」。而汶莱政府自身与越南、寮国一样依旧未表态。可见,东协成员国对于缅甸政变的态度不一,而新冠肺炎疫情已让各东协成员国面对巨大的经济负担,因此东协除了一些基本的原则表态之外,很难在稳住缅甸和区域政局上有所作为。这次军事政变也凸显了东协的种种内部分歧。

泰国现在帕拉育政府也是经过军事政变而掌权的,柬埔寨则是洪森强人专政,汶莱向来就是君主专制,菲律宾杜特蒂政府又常被指滥权和偏向威权,而越南和寮国仍是共产党主导政治,或许很难期待这些政府对任何团体提出尊重人权、退出政治的要求。

尽管东盟有种种缺点,它仍然是一个欢迎缅甸高级官员的论坛,也是一个保持沟通渠道畅通的场所。它可能是全球其他地方向缅甸将军们传递信息,并听取他们解决危机想法的最佳渠道。在这个阶段,西方国家实施的制裁不会对将军们有太大的影响,但解除制裁可以作为奖励,诱使缅甸武装部队放弃对抗和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