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此时遇到的危机与任正非提到的「失败」、「倒下」相比,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在美国未出禁令之前,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华为今天碰到的问题,早在十多年前就有预测,已经准备了十几年。

华为创办人早已预测有今日危机

事实上的确如此,早在20多年前华为就有了「蓝军部门」,主要任务是站在对立面,虚拟化各种对抗性声音,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警告。「蓝军更多是战略层面,战略层面通过后,各级组织就会相继开展。」曾经在华为担任技术职位的刘祺(化名)提到。

这些默默地在各级组织开展工作的,就是华为的一个个「备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曾说,这些备胎的行动是悲壮的,因为他们做的产品可能永远不会被启用,成为压在保密柜里的备胎。

关于备胎计划的投入,任正非用了一句「太多了,都说不清楚了」来总结。他说每次汇报都是满满的好几张,要不怎么会有8、9万的研发工程师呢?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备胎」,让任正非在「美国禁令」之后,仍然风淡云轻低说出「影响微轻」这四个字。

不过,任正非在5月21日接受《网易科技》等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备胎之所以是备胎是因为在非常时期才拿出来用的,在和平时期还是要用主胎。

「世界上最大的备胎就是原子弹,但原子弹从不轻易启用。备胎在我们公司就是很正常的一种行为,刚好美国发禁令了,终于要使用了,已经准备了那么多年。」

华为自认「十年磨一剑」不怕美国禁令

2019年5月16日,美国BIS将华为列入所谓「实体清单」,代表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下,美国企业不得给华为供货。很快,高通、英特尔、ARM、安森美、泰瑞达等收到邮件要求禁止向华为出货。

对此,华为则霸气回应:「这一决定会对于华为合作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影响美国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而华为则会尽快快就此事寻求救济和解决方案,采取积极措施,降低此事件的影响。」任正非更是直接的表示,「公司也早已做好准备,即使没有高通和美国其他晶片供应商供货,华为也不会有事。」

随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宣布启用备胎计划。据任正非透露,华为的备胎已经投产。

何庭波透露早在多年前,公司就做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晶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

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海思如今走上了科技史上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

而这十多年来打造的备胎,因为美国的突然的决定,让华为产品即时调整战略安全和连续供应。

据了解,华为海思成立于2004年,其前身是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任正非曾透露在成立海思时,曾对何庭波说过「我给你4亿美金每年的研发费用,给你两万人,」何庭波一听吓坏了「但我还是要给,一定要站立起来,适当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当时任正非就提到了要减少对美国的依赖。海思十年磨一剑,因此打造出了自主研发的麒麟晶片,与三星、苹果PK的华为手机正是用了此晶片。

海思自称旗下还有伺服器晶片(鲲鹏系列)、基站晶片、基带晶片、AI晶片、物联网晶片等已经站在了世界科技产业的第一梯队中。

据《DIGITIMES Research》发布的2018年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Fabless)排名,海思以75亿美元营收排名全球第五。

除了砸钱,华为用「人海」打科技战

华为之所以如此自信的拿出自研晶片,任正非透露,除了砸钱,华为有1.5万名基础研究科学家。

据其介绍,华为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我们自己在编的15,000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我们还有60,000多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我们一直支持企业外的科学家进行科研探索。」

除了主要晶片华为已经实现了自主研发之外,华为还可以采购其他中国晶片厂商作为替代品。

不过,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向媒体表示,对华为来说,难的不是目前的晶片或者模块这些消耗品,而是难在海思一些对外采购的服务,比如代工、封装等方面。

不过,如果华为寻找了替代品,对于美国来说可能将损失上百亿美元订单。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用于组件采购的数字达到700亿美元中,其中大约110亿美元用于包括高通,英特尔和镁光科技公司在内的美国公司,这些采购都将在禁令开始后消失。

来自坊间的传闻,其实华为从中兴事件之后,华为就加快了「消A进程」(消除美国技术/产品影响),投入了一两万研发员工天天加班到深夜,节假日也不休息,在和时间赛跑,要求所有的消A项目都要在2019年年底基本完成。

据说华为现在的研发生产工作都要做两套方案——消A的和非消A的,可以主备切换,华为早就做好了最坏打算。

因此,才有了传闻,华为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在默默采购,准备了约1年的库存,非关键部件的库存备货至少3个月。另外还大量扶持中国的供应链,尽量降低影响。

作业系统:最快秋天问世

在晶片企业之后,Google宣布将停止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Google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体、软体产品和技术服务的业务,但在开源授权协议范围内的业务除外。

对此,业界不免有些担心,毕竟华为手机很大一部分销量来自海外,虽然Google的专有服务比如Gmail、YouTube对中国用户来说并无太大意义,但对于已经习惯了这些应用的海外用户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影响。

华为手机如果因此停止了这样的服务,与块砖何异?

华为随后发表了声明称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Android生态。华为和荣耀品牌的产品,包括智慧手机和平板电脑,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请广大消费者放心使用和购买。

「但是对于华为手机来说,海外业务肯定受影响。」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

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总出货量2.06亿部,实现了31%的成长,中国境内市场出货1.19亿部,海外出货0.87亿部,华为手机要在中国跟海外的销售量持平,不得不承认海外市场在华为手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如果海外业务受到影响,那么,余承东过三星苹果、实现全球第一的愿景将有可能被搁置。而华为在全球的竞争对手三星和苹果将绝地反击,藉此抢占市场。

虽然余承东已经提到华为除了自己的晶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

华为CBG软体总裁王成录写的《华为手机操作系统往事》中提到的作业系统便是今年在P30系列手机发布会上发布的「方舟编译器」。

编译器是将程式开发用的高阶语言转换成机器指令的软体,可以理解成软体与硬体之间的桥梁。

而华为的方舟编译器解决现有Android这座桥梁并不顺畅的顽疾,是对Android真正深度的优化与革新。王成录回忆道,对于Android系统存在的很多问题,华为3年前选择了一个比较激进的方案,替换Android原生文件系统,用F2FS(Flash Friendly File System)文件系统来替换原生的文件系统。

有消息称华为自研的作业系统将命名为「鸿蒙」,不过这只是华为作业系统的候选名。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华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作业系统OS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将可能问世。

「这套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慧穿戴装置,统一成一个作业系统,兼容全部Android应用和所有WEB应用。」余承东提到。

虽然华为有自己的「备胎计划」,但业界仍担心操作系统不同于晶片,是个生态工程,需要大量第三方应用软体的配合,而这个工程不是一日之功。

而且,余承东也曾提到,华为作业系统是「B计划」属于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使用。他说,「毕竟后者太强,发展了几十年肯定也不是吃素的,短时间内确实没有办法撼动他们,最关键的是华为担心西方国家利用这些系统上的优势垄断,如果某一天对方不再给我们提供系统,我们的民族企业又应该怎么办呢?」

华为的救命锦囊:AI-Native数据库

在华为北研所,华为发布了一个AI新战略,实现了从「硬体」向「硬体+软体」的战略升级,而这个时间就像华为计算好似的,踩在美国禁令前一天发布。

华为对全球发布了人工智慧原生(AI-Native)数据库GaussDB和业界性能第一的分布式存储FusionStorage 8.0。

华为此举被业界解读为「接棒」Oracle。

在2008年中国就提出了去「IOE」化,所谓去IOE,就是在这三个层面对应减少对IBM、Oracle、EMC的依赖,这样企业的数据系统就能避免受制于人。

而且,在人工智慧时代,数据已经成为新的生产资料,谁拥有数据谁就拥有了「石油」。华为此时紧急发布AI数据库产品的目的不言而喻。

据媒体报导,华为在2015年前就启动ARM服务器晶片研发,只不过一直很低调。同样,华为也没有停止研发数据库、作业系统等核心软体的脚步。

任正非的未雨绸缪20年,真能逆转胜吗?

以上所有的备胎都是源于任正非的忧患意识。

2012年,华为CEO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谈到:「我们现在做终端作业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晶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晶片。」

「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晶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作业系统,和做高端晶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其实,华为在20多年前成立的「蓝军部门」,主要任务是模拟各种负面的声音,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警告。这种自我批评,为公司董事会带来决策建议,从而确保华为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华为的蓝军代表了主要的竞争对手或创新的战略发展模式。

而蓝军成立的原因就是因为任正非相信「惶者生存」的理念。他认为华为的竞争对手仍在「时刻的盯著」。如果不主动打破自己的优势,其他人迟早会打破。

在此次美国禁令之后,华为运营商BG的一位高管表示早在10多年前,华为就在IBM指导下提出了业务连续性管理,虽然性能上短期不能媲美原有方案,但维持业务连续性没有问题。

《华为基本法》参与者之一,曾经的华为六君子之一的A(化名)向《网易科技》表示,中国企业很大一个问题就是不太关注软实力投入,有钱买地买房,但对人才、技术和品牌管理的投入却心里没底,而这是支撑一个企业长期发展的软实力。软实力才能决定一个企业能跑多远。

「任正非对软实力有个正确的认识,所以才请我们六人做咨询,后来请IBM做咨询,最后是全球三十多个咨询公司提供服务,一共花了300亿人民币咨询费,这是他成功的很重要一点。而且他对软实力的投入从来没有动摇过。」该人士透露。

任正非的「惶者生存」让华为在此「至暗时刻」有了光明。

本文获得数位时代授权转载